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潋滟的桃花(十一)亲情与爱情的区别_散文网

来源:五九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倩儿的心儿是,所以她看路边的花儿也是美的,她看见路上的每一个行人也都是和蔼可亲的。也许也就是那句话:心里装着阳光,到哪里都是暖暖的。就不由的打开了音箱,而播放的却正是王菲的【旋木】,甜美且稍有几缕淡淡的。

这不,车子刚到昨天里去的那个别墅,就见轮椅上的伟峰手里捧着玫瑰在等着吴姐。吴姐看见了,就不由分说的跑到伟峰跟前,蹲在伟峰面前,深情的小心翼翼的说着:“活着比什么都好,你看我们现在不光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所以我不缺了。缺的只是你对我的,还有这些年的,你知道吗?伟峰。”

倩儿想赶紧把爸推进房间,可是她知道从今她应该把交给吴姐。因为她属于他,他属于她,“她在他的城,他也在她的城”。

倩儿见此情形,虽然她已同吴阿姨吃过了早餐,但还是假装用那奶声奶气的语调笑着说到:“爸爸,我还是一个小孩呢?我还饿着呢。”吴姐与伟峰一听这话,就傾时大笑了起来,就赶紧一起说:“这,咱们吃饭……”

音乐未曾停止,她与他也不曾散场,旋转的木马呀,在这个只供应欢笑的,看着他们羡慕的眼光。不需放我在心上,旋转的木马虽没有翅膀,但却能够带着你到处飞翔。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

伟峰他们夫妻看见女儿倩儿,就赶紧把倩儿搂在了一起。这画面真的好温馨好感人,只可惜那詹飞不在这里,要不,这一家人今天就团圆了。( 网:www.sanwen.net )

北京军海癫病医院是三甲医院吗

她们回到客厅,才发现并没有伟峰所说的小米粥。吴姐这才恍然到:伟峰只是想让她们早点回来。分别了那么久,现在不要分开他们了好不好?的青丝,现在的花白。曾经小夫妻的,现在可好想真的再重温。

伟峰见吴姐提着保温盒过来了,就知道里面那是爱,那是这么多年伟峰的,就不禁老泪“簌簌”的流了出来。

吴姐赶紧蹲下给伟峰轻轻的擦着,并小心谨慎温柔的对伟峰小声和着:“老箫,我要让你把欠我的都一点一点还给我,要加倍还给我,好吗?”

伟峰使劲点了点头,就只见吴姐像变戏法似的,从那个看似很小的保温盒中端出了一大碗满满的小米粥,拿出些许咸菜,几根油条。尽管吃过了,可是倩儿还是孩子气的说到:“妈妈,爸爸,好吃,真的好吃。”,只不过那眼框有些轻微的湿润。

这一家三口喝着这淡淡的小米粥,也许这就是,不需多么轰轰烈烈,一家人在一起,即使再平淡的日子,就算没有山珍海味,就算没有那豪华的别墅与华丽的衣服,也许幸福就是这样简单明了,不需刻意去打理或提前做一些什么。

简简单单的幸福,简简单单的爱,简简单单幸福着也着。难道这样的不是很好吗?真的好想让这画面停留,让这画面定格在这一时这一秒,只可惜一会儿,她们好像就把这碗小米粥喝完了,但也许他们这辈子喝不够也不愿喝够。

因为她们的爱一直存在着,所以也一直像小米粥的一样温馨着你我,温馨着我们每一个人。

吃过饭,好的吴姐就推着伟峰在院里转了一会儿,两位老人聊着,着以前的点点回忆,滴滴温馨,十分的石家庄哪里能治癫痫甜美。

鸿飞今天也准备去探望一下伟峰,但一考虑到吴姐她们这么久没见面,就多少有点犹豫了。况且这么多年,吴姐不,现在应称“小吴”从来没有答应过什么,过自己什么,自己是不是有点多情呢?

但好在天地冥冥中两家似有,箫淼从高中就喜欢上了詹飞,那么可能以后詹飞也就是鸿飞的半个儿子了。箫校长想着乐着,自己心里虽有少许安慰,但也难免有倾刻间点滴失落。

“小吴,怎会是伟峰的媳妇?”箫校长笑着想着并不解的看着数着以前小吴在的日子,不知今天小吴她还会来做工吗?

他呆呆的考虑了一会儿,自己问自己:我应该去探望伟峰吗?“我应该去,这关系到箫淼的幸福,这关系我的幸福。并且这么年自己也在不停的寻找着他,如今有了消息,我应该去,赶紧去。”鸿飞想着并不由的下了楼。

箫校长老箫也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因为他已经意识到现在的伟峰已经不是那个当初的模样了,他会清楚的记得他伟峰吗?

可是,老箫现在毕竟大小还是个校长,所以就沉默了一下,不再言语。只不过他把自己的车子擦的甚是干净,把自己整理的也很是利落。

也许人人都是自私的,他急迫的感觉到:他要给自己的女儿找幸福,给自己的晚年找个安慰。就在他准备开车出门的时候,他不由的打量了一番这空洞洞的别墅,也许真的别墅老了,自己也老了,面子里子好像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况且詹飞是这样的爱着箫淼,箫淼也是那么深情专一的挚爱着詹飞,詹飞是一个好孩子,而箫淼也是小吴从小看着长大的,所以老箫心里哪里能治疗癫痫病?甚是十足。那如果两家能成为亲家,那岂不更好。

老箫想着也偷偷的乐着,想到这些,箫校长觉得自己“里外”好像都赚到了,就赶紧多一次整理了一下自己那花白的头发。

“有点可笑,但老了有个,不也是很正常吗?”老箫又悄悄的幽幽的暗自问着自己。

然后,箫校长就“重重”的喷了点香奈儿香水,接着从衣橱里小心翼翼的托出一件非常考究的西服,在自己身上比划着,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青年少精神十足的季节,因为这西服老箫只有在很正式的场合才会穿,也一直舍不得穿。

箫校长那辆轿车已经被彻彻底底干干净净的清洗过了,就满载着幸福安慰的心情,开往了伟峰别墅的方向。

车外,阳光灿烂,路旁边的树儿花儿仿佛也都知道,箫校长要去见伟峰,见那个很久没见面的好兄弟好哥们,但事情总是如常人想的那样吗?

也许,考虑总是多余的,本来就是的事情,想多了反而复杂起来,不想吧,有点……

也许,简单才能透着灵性,简单才能透着你的心情,透着你那的心房。

不一会儿,就到了昨天夜间的那栋别墅,英式设计风格,非常的考究,一看就知道主人非常的有品味。你瞧,里面的花草都在笑着吵着闹着争着抢着争艳。箫校长不打紧一仔细看,竟不由发现几种自己平常只有在电视或书本上看到的几株奇花异草,心理自然难免就“咯噔”一下,伟峰还会记得他吗?

箫校长心里泛着嘀咕,可他现在不光是为了自己,还为了自己的女儿箫淼,所以就假装镇定的再一次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摸了摸自延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己这干净的西服,心里兴许还默念了一下小吴,心想着:也许小吴,会帮他的。

箫校长下了车,他小心谨慎的一步步挨向大门,但走到门口时,却用力的按响了那精致十足的门铃。

“叮铃铃,叮铃铃……”门铃响了几次,可是一直没人过来,箫校长本想发火或者是一种急迫的心态,却也只能一压再压了。

今非昔比,伟峰还是以前的那个伟峰吗?倩莲心理就真的没有一丁点箫校长吗?就在这些想法不由冒出的时候,也许是吴姐在外打工惯了,还不能平静优雅的一下从一个平凡的妇人而成熟的变为一个贵妇,所以一听到那铃声,就一溜儿小跑过来了,只是那考究的衣衫又在不停的告诉着箫校长这里发生了什么,这里谁才是新的主人?

吴姐一边笑着一边打量着:“老箫,原来是你,你怎么来了?刚才伟峰还念叨你,说明天就拜访你,可你却这么早就来了。难道是兄弟之间有感应吗?哟,这西服你平时只有在很重要的场合才舍得穿呀……”

可箫校长心里却是另一种滋味,见外面没有其他人,就小声温存的对吴姐说:“小吴,你心里有没有一天曾装过我?”

毕竟,吴姐这么多年也知道箫校长一直照顾着自己,帮衬着自己这个破碎的家,就心眼里的说着:“老箫,其实我心里有你,那却不叫爱情,那是,你一直是我的大哥,在伟峰没来时是,以后也永远是,好吗?老箫。”

有些人一见面就只适合做,有些人一见面就巴不得做自己的老公或老婆,也许那本身就是一种缘分,一种机缘。但可遇却不可求。

首发散文网:

© wx.xfdmv.com  五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