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古渡老街(6)・云雾茶馆传奇-

来源:五九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老街有大小五六家茶馆,云雾茶馆算是头一号,它不仅房高屋大炉灶多,更因为这家茶馆的主人与人不一般。开这家茶馆的老板姓万,但老街人从不喊他万老板而喊他“三雕”。不过喊他绰号那都是在背地,当面就不同了,同辈的叫他“三哥”,小字辈的则尊称他为“三爷”。 他对这些打招呼话似乎毫不在意样子,但你要认为可以随意喊他绰号什么的,就注定大错特错了。如果是大人把“三哥”错喊成“三雕”,立刻会招致一通恶毒刻薄的咒骂,他不仅能把那人骂的脸上无光、颜面扫地,而且那人回到家中定会再挨上父母、老婆一顿臭骂。如果是小孩那情况就更加不好了,“三雕”假装没听见喊他,甚至连眼睛都不会朝小孩望去,只有等到快走近时,他猛然出手揪住衣服,然后腾出空手拧住小孩的耳朵,喝问:刚才你说什么了?小孩自然要诡辩一番,或者说什么也没喊,再不就是随便支个目标说是喊那个人的。但这点小把戏怎么可以骗的过“三爷”,因此除了耳朵被拧得三天都不消疼外,头上还会被铜烟袋头敲出几个小疙瘩,“三爷”把这起了个雅号,管它叫吃板栗。然后会认真地问还敢不敢了?得到回答不敢以后方才放过。
    “三雕”长得鹰钩鼻子凹着眼,瘦腮高颧骨,脑袋尖尖还有点秃顶,个头中等身体偏瘦,给人一种腰杆挺直很板的感觉,他年龄大约有五十七八岁,但干事走路总显得劲头足足,没有一点老态龙钟模样。他随身始终携带着三件宝贝,一是大系腰子,二是长旱烟袋,三是长了茶山的小茶壶。
    所谓大系腰子就是一块长有八尺宽约尺半的灰颜色的布料,“三雕”把收来的茶钱和积攒的存款单都裹在这块布里,然后再把这块布横着折成五层,勒在肚皮上面的裤子上,他走到哪这钱就跟他到哪,即安全又放心。
    再看看这杆旱烟袋,它可绝对不是一般人口里叼的那种旱烟袋,别人的旱烟袋“三雕”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你看——烟袋头是用上好黄铜精制而成,又大又亮能映出个人影子来。中间烟袋杆有一尺八寸长短,是地道的梨花木硬料,杆子上面还雕琢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飞龙。最宝贝的要算他的烟袋嘴了,这是一块用和田玉做得玉烟袋嘴,据说是宫内之物价值不菲,不清楚它流传世间几百朝年了,使得这玉烟袋嘴儿里面长出了絮状的云、天上的宫殿、飘飞的仙女......
    最后再来说说他的小茶壶,这茶壶看起来更像是个玩物摆件,它和一般茶壶比起来显得特别小,用不着大肚皮来喝就是一个小孩都不解三分渴。但小茶壶的模样却精美无比,是那种自来旧暗红色的紫砂壶,四面雕刻有梅兰竹菊山水风景画,壶盖上镌刻着一句回文:茶品可清心湖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给人以无尽的回味。奇特的是小茶壶里面竟然长出鹌鹑蛋大小、五六厘米高的白色茶山。长出茶山还不算奇,最奇的是这茶山能随着你的心思,你把它看做什么它就像什么,使人悠然生发出虚幻神奇之感。
    云雾茶馆房高屋大,两大间房屋中间用一架粗大的房梁支撑,一大通间不用隔墙,面积足足有四十几个平方。房屋有五米多高,“三雕”在两边墙上凿了几个碗口大的洞,用结实的松杉圆木横在半空,上面铺上厚实的木板,搭盖成一间约十五六平方大小的阁楼,这是他和孙子两个人睡觉休息和搁放日常用品的地方,为了上下阁楼方便,他还特意用毛竹做成一架长梯。人在阁楼上就把梯子收到阁楼上去,人在下边就把梯子锁在茶馆的南墙边,从而保证他那个小阁楼永远不会被别人光顾。
    也正因为如此,“三雕”给人的感觉很神秘,他不仅为人行事与众不同,而且就其长相也很容易将他与反派人物联想到到一块。人们议论说他不太随意与人结交深谈,没人清楚他是何年由何处来到老街,从没人看见过他的老伴、儿子媳妇来看望过他,以及他成天捧在手中的小茶壶、别在裤腰带上的长烟袋不知是个什么来路等,都使人产生太多的谜团。
    但是以开茶馆而论,“三雕”确实算一把好手。云雾茶馆烧水的炉灶有十二三个,烧水的铁水壶有大小两种,小的能倒满三暖瓶,大的能倒满五暖瓶,“三雕”拎起两只小铁水壶同时倒水,能左右开弓并不会把水洒在外面。有时来打开水人特别多时,他还会让大家把暖瓶排队摆放地上,然后把大铁水壶拎起老高,从前往后一瓶一瓶全部倒满,既不会出现没倒满的情况,也不会把水倒得溢漫出来,这一招不亚于看外面演杂技的,让前来打开水的人们感觉很过瘾。“三雕”还有一绝技——水开不开不用眼看,用手指敲、用耳朵听,通开炉膛后大火熊熊,十几只铁壶一起发出嗤嗤声响,搞不清楚那只水壶开了那只水壶没开,只见“三雕”伸出手去,用中指和食指在铁水壶上敲击几下,马上就能知道是哪壶水开了。那时晚上用电很稀罕,经常出现拉闸断电那类事情,打开水的人不放心,担心水没烧开回去喝了会闹肚子,“三雕”就会解释说水肯定是开的,如果不信试给你看。他把壶里的水往泥土地面上倒去,地面传来“泼、泼”的声音,这时他就会说:听到了吧,这水开了的倒在地上就是这个声音。不信?我再把凉水和不开的水倒在地下,你再听听它是什么样声音!
    老街的茶馆其实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茶馆,充其量只是个提供人们方便打开水的茶炉房。但老街的人就是要把茶炉房称作茶馆,而自有茶馆以来的几百年间从没有任何人对此提出异议。“三雕”开的茶馆不叫万记茶馆而叫云雾茶癫痫有治好的希望吗馆,这名字不是他起的而是大家传出来的。这是因为除了我们前面所说的那些之谜,与人一种云遮雾挡的迷惘之外,“三雕”曾经请有关人员品尝过他泡的茶,这茶被他称为云雾茶,给人留下唇甘齿香良好印象,被老街人誉为茶中极品传为佳话,所以他的茶馆也就被称作云雾茶馆了。
    云雾茶是一种生长在江淮大地的茶叶,数量极其稀少,品质特别优良,它需要有良好的水源浇灌,又不能受到太阳直照,对于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喝云雾茶很讲究,必须用正宗紫砂茶具盛放,取自老街南面凤凰山半山腰那眼古泉泉水烧沸,待等到约莫85度时旋转冲泡口感最佳。当你掀开茶盖时就会看到一缕水雾飘然腾起,袅袅如同仙女起舞,接着就会闻到若有若无沁人心肺的茶香,小�菀豢谡庀阄毒退匙胖惺嗌窬�直冲到头顶,使人享受到短暂美妙的眩晕。
    云雾茶采摘自龙脉山,而云雾茶树在整个龙脉山也仅仅只有三棵。这三棵茶树长得地方特别难找,是在古庙院墙外的一块大石岩下,周边到处是乱石头、刺枣树,而茶树的下面则是陡峭幽深的山涧沟,平日里除了“三雕”以外,没有哪个能寻找到这里,所以这三棵云雾茶树就成为了他深藏在心底的秘密。
    “三雕”知道古泉的水质好,因此云雾茶馆烧茶使用的水绝对是从半山古泉取来的水,茶馆宁可停业也决不用其他水井里打来的水。“三雕”有一架专门拉水的架子车,车上固定安放一只装水的大水桶,车把上“叮铃铃咚”的挂着两只铁水桶。三雕”用这两只水桶把古泉的水从半山拎到山脚下,然后倒入架车上的大水桶内。装满水后在水面上又盖放一片荷叶,可以防止水晃荡溢出水桶外。
    老街的茶馆烧茶用的水分三种,一是自家打的小水井,优点是随用随取体力消耗小,缺点在于小水井的水质量口感稍微有点差。二是距老街一里多路的凤凰山下有一眼老水井,此井大而深,井口直径有二米多长,上面盖着一块面积硕大的石板,石板被凿出四个均衡的圆孔作为井口,因此老街就习惯称它叫四眼井。四眼井的水特别旺,将近一半老街的人常年吃用这口井里的水,即使是罕见的天干地旱年景,也从来没听说井水用完过,有好奇多事的要试试该井的深处,买来了二两铜丝竟然没有达到井底,据此估算了一下至少要在30米深一下。四眼井的水喝起来甜丝丝的,路程距离说远不算远�h近不算近,所以大部分茶馆都用这四眼井的水烧茶。第三就是半山古泉的泉水了,古泉坐落在凤凰山北坡半山腰,距离山下有三百多米远,山路陡峭而崎岖,因此除了文人雅士聚集品茶外,普通百姓一般是不会跑那么远喝这里泉水的。但云雾茶馆就敢打出古泉水的招牌,那是因为这家茶馆的老板就是茶道癫痫症可以治愈吗中人,知道水对于泡茶的重要意义,所以他宁可多跑几步路、多爬一些山,也要保证烧茶用的水一定是古泉的泉水。“三雕”将四眼井水与古泉水做了精细的比较,发现四眼井烧出的开水适应于当做凉白开来喝,冲泡茶叶就显示不出来四眼井水固有的甜味。古泉水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多种矿物质,且水质浓郁倒入杯中能够高出杯沿一个厘米而不会漫溢出来,这泉水舀出来就可以饮用,烧开后更是沏茶品茗的好水。
    古泉旁原来有一座小道观,里面有三个道士居间修行,其中一个三十多岁是主持另外两个是十五六岁的小道士。山下五百米处有个尼姑庵,庵里主事的叫慧能师太。多年以来慧能师太与道观老道士一直暗通关系,直到解放后政府将道观和尼姑庵全部取缔,让已经出家的道士、尼姑还俗,于是慧能师太就名正言顺的嫁给了老道士。他们两个以道观为家生养了一双儿女,大的是男孩小的是女孩,由于做饭喝水全部用古泉水,所以这两个孩子长得有别于其他小孩,男孩健壮聪敏,女孩皮肤白嫩身材姣好,后来男孩考取了上海的一所名牌大学多年后成为了某单位的总工程师,女孩则被省歌舞团选中后来嫁给了一名解放军军官。
    “三雕”在老街其实还是有两个知己好友的,平日里并不是经常来往,十天半个月聚上一面也就算多得了。这两个朋友都是不俗的人,一个是东面龙脉山那座古庙的黄道长,另一个是在省城大学教书,因身体欠佳回到老街休息疗养的张教授。
    “三雕”和黄道长是莫逆之交,他平时喝的云雾茶就是挨着古庙院墙生长出来的,所以每年他采摘茶叶总会送给黄道长些许,黄道长平日里除了对云雾茶树给予照应,还会在寺庙里备下素斋来答谢“三雕”。
    而与张教授的交往却是很偶然的事情。那天张教授来打开水因为是生面孔,所以“三雕”就多看了几眼,这一看可不得了,他发现张教授身体虚弱的很,而且再不用对药很可能危及到生命。于是他并不忙着让教授离开,而是与他天南地北的蓄起了家常,最后断定张教授身体虚弱根子在于用脑过度。他认为光靠休息疗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重要的是还得补脑!张教授一听很对自己的心思,就问该如何补脑?“三雕”一把将自己头上那顶油啦吧唧的毡呢帽抓了下来,塞到张教授手里,说:你要是相信,就按我说的办,保证用不了一个星期治好你这病!然后告诉张教授回家以后把他的毡呢帽放在盆里洗洗,用洗出脑油的水搁在炉上熬,一天喝三遍一次喝三小酒盅,坚持喝一个星期后再来看看效果。
    张教授回家后按照“三雕”交给的方法去做,刚开始肚中有些恶心,但他咬着牙坚持了下来,第五天就感到精神石家庄能治癫痫的医院在哪里了许多,等到第七天他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于是就请人做了一块匾牌上书:云雾茶馆四个字,敲锣打鼓的给“三雕”送了过来,自此俩人便成为了好朋友。
    老街有一条斜向西南的路通往粮行、柴市,人们管老街与这条路的交叉处叫做新街口。新街口是老街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段,此间有银行、有邮局、有戏院、还有百货商店,作为老街最有名气的茶馆——云雾茶馆也正是坐落在这里。云雾茶馆的山墙和戏院的院墙连在一起,戏院用的都是云雾茶馆的开水。只要有演出戏院里用开水的量就比较大。因为除了剧团几十人要喝开水外,生旦净丑卸妆洗脸都要用到开水。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剧场就有一个搞后勤的来到茶馆,叉着腰高声大嗓的喊道:今晚有演出,先送两大壶开水过去,快点!然后就是“三雕”忙乎乎的用大炉钩捅开炉膛,抓紧时间烧出开水给剧场送去。一般情况下送水的活计都是被“三雕”的小孙子抢着包揽下来的,因为给剧场送水不用买门票就可以进到剧场去,他把开水送到后并不急着马上出来,几乎每次都会赖在里面看上一段时间不花钱的戏。
    那时老街的茶馆大多使用茶票,唯有云雾茶馆用的是茶牌,茶票和茶牌是有区别的。茶票是用毛边牛皮纸做成,把牛皮纸叠裁成火柴盒大小形状,用毛笔在上面写着“壹瓶”“贰瓶”“叁瓶”字样,其好处是方便携带,缺陷是容易被伪造,遇水容易损毁。而制作茶牌用的却是竹子,精选青竹根部,用竹刀劈成大半虎长一寸宽的竹片,然后用刻刀在竹片上面分别刻成十瓶、五瓶、二瓶、一瓶之类。这些竹制的茶牌一头略小呈半圆状煞是好看,使用年代久了经过人们手上汗水的浸润,那种浅黄白皮的颜色变成了好看的焦黄颜色,比起纸做的茶票明显要高出一个档次。“三雕”每次接过茶牌无需眼看,只是用拇指一划就知道是多少瓶的茶牌,从来不会出错。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忙的过去,突然有一天县民政局领导来到云雾茶馆,给“三雕”送来了一纸革命烈士通知书,说“三雕”的儿子当年奉组织之命,乔装打扮混入匪巢,配合解放军大部队一举消灭了白马山一千多名土匪,战斗过程中不幸英雄牺牲。“三雕”接过这张通知书,顿时扭过脸悲哭哽咽起来。事后老街人得知原来“三雕”是山东胶东半岛人,唯一的儿子参加革命工作后多年未有联系,一次邻村有几个人到东北贩皮草看见了他,说他已成为白马山土匪窝里的二头目,开始“三雕”一家打死都不肯相信,但架不住几个人相互证明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儿媳妇一气之下就跑回了娘家,后来又改嫁了他人,“三雕”的老伴为此气堵心烦没出一个月就撒手归西。“三雕”看在老家实在不好待下去,于是就带着小孙子跋山涉水躲到了老街。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鲁班在赤水河边的民间传说故事22-

© wx.xfdmv.com  五九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